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莫老听了,脸上没过多的表情,而是对闻到莫释北身上刺鼻的烟味,忍不住说道,“少抽一点烟!”

     莫释北淡淡应了一声,似乎没怎么上心。

     莫老见他这态度,低声叹了一下,背着手就往里面走去。

     苏慕容见了,忍不住皱眉,“你对爷爷的态度可以好一点,他很看重你。”

     莫释北挑眉,看着她脸上不满的表情,低声笑了,“没想到你还喜欢打抱不平。”

     “本来就是,是人都看得出爷爷对你的器重。”

     “事情永远不是表面看到的这样。”莫释北说着声音忽然沉重起来,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她的头,勾唇无奈的笑了,“即使对你再亲切的人,都会有利用你的那一天。”

     苏慕容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些感叹,但她还是坚持道,“不管怎么说,对老人家好点总没错。”

     “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依你这傻傻的性子,不知道在莫家受了多少欺负。”

     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

     苏慕容干笑了几声,“是啊,我很感谢你。”

     “说句我爱你听听。”莫释北眸子一亮,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一脸的期待。

     苏慕容笑容僵了一下,抬眸对上他深邃的眼眸,蠕了蠕唇,想试着说服自己说一句让他开心一下,半天却挤不出一句话。

     在他的聪明间,莫释北眼底的期待也淡了许多,就在他冷笑着松开她时,他听到她淡淡的声音响起。

     “你先说我再说。”

     莫释北不悦,随后抓起她戴戒指的那只手,看着什么艳红的红钻得意道,“我说过。”

     苏慕容低头看了一眼,马上明白他的意思,随后也扯了扯嘴角,“那我也说过。”

     “你什么时候说过?”对于她举一反三的聪明,莫释北不悦。

     他发现,他不喜欢聪明的女人,哪怕有一点的聪明他都不喜欢。

     苏慕容想抽回自己的手,他却抓的紧,最后她无奈道,“你自己想想吧,这种事我说出来就没意义了。”

     “你……”

     莫释北刚开口就听到里面一阵喧闹,他皱眉,听到罗奈儿大叫的声音,声音有些颤抖其中还夹着一丝泣意。

     苏慕容也是一惊,“她怎么哭了?”

     莫释北走进去,就看到罗奈儿站在中间,抱着云宜大声嚷嚷。

     苏慕容站在他旁边,这才仔细打量起她来,她双手抱住云宜,身上穿着一件艳红的露背短裙装,一双修长白皙的腿招摇的吸引视线,脚上叹为观止的高度的红色高跟鞋也是让人惊叹,这样看着她更加高挑。

     她很适合好红色。

     苏慕容看了一会,就听到一会用德文一会用中文大声吼道。

     “我受够了……受够了……”

     苏慕容拧眉,这时莫杰森扒开人群从云宜手中抱过罗奈儿,难得严肃的低头和他说了几句什么,罗奈儿放声大哭,他劝不过便抱起她往楼上走去,这场闹剧随着主角的立场才算终结。

     云宜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她身上高贵的衣服被罗奈儿的眼泪湿了,她淡淡的拿过纸巾擦了擦,然后扬起笑脸,似乎没经历过刚才的事。

     而莫老站在后面,看着脸色很是阴沉,阴郁着他又无奈的重重叹了一声。

     苏慕容忽然觉得,每个人脸上都有一段故事。

     她抬头看着莫释北,只见他盯着一处发呆,顺着目光看过去,看到莫楚昕刚刚不小心往那个人身上泼了杯水,正在被几个男人围着找麻烦。

     她皱眉,然后问,“我们去帮帮他?”

     “不许。”

     苏慕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眼看着其中一个男人拉着她的手就要把她拖走,她也不能做到袖手旁观,“她好歹也是个女人,不管你和她有什么过节,也应该去救她。”

     莫释北冷笑一声,目光落在被逼到角落里的莫楚昕,“这是她自己演的一场戏,我们去破坏了不是扫兴?”

     苏慕容皱眉看着她被那些男人围在角落里,“但是……”

     这怎么也不像是装的啊。

     虽说她知道莫楚昕并不是什么天真善良的女人,但对她印象也不至于是个城府级深的女人,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有点可怕了。

     莫释北见她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伸手拽住她的手往外拖,苏慕容跟上去问,“去哪?”

     “出去。”

     苏慕容想挣扎,但无奈力气太小,只能任他拽着走,走之前还是不放心的看了莫楚昕一眼,只见云宜和何淑芳出现了,这才安心不少。

     走出大厅,外面安静许多,莫释北站在哪,目光深沉的看着前方。

     这种深邃的眼神让苏慕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从来就没猜透过。

     莫释北沉默了一会,忽然问她,“你觉得她刚才是装的还是真的?”

     苏慕容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应该不是。”

     “嗯。”莫释北沉默了一会,不再说话。

     这时何淑芳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们显然有点意外,她笑着对莫释北道,“释北,有时间么?何姨想和你谈一下。”

     莫释北没说话,而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拉着苏慕容往前走。

     为了今天的宴会她特意穿一双细跟的白色高跟鞋,一直被他这么强势的拉着走,她感觉脚快磨出血了,她忍不住开口,“老公……你慢点好不好……”

     莫释北怔了一下,放慢脚步,转身问,“累?”

     苏慕容刚想点头,但猜他不会高兴,便摇摇头笑道,“不累。”

     果然这个答案让他很满意,他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脸颊,忽然想起什么,声音微沉,“到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也不顾苏慕容愿不愿意就拉着她走了,但这次步子放慢不少。

     苏慕容凑过去问,“我们要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她撇撇嘴,但又想他也不会害自己便放心的跟着走他,想起刚才何淑芳的话,她疑惑的问,“为什么刚才何姨找你你不理她?”

     莫释北冷笑,“干嘛理她?”

     苏慕容皱了皱眉,虽然她也不喜欢这个女人,“她至少也是长辈……而且你那么冷淡,会不会让她反感?”

     莫释北冷嗤一声,“没有长辈会成天算计你的东西,这些人,都是不知满足的鬼。”

     这是苏慕容第一次听到他形容莫家人,显然太极端了点。

     见气氛微僵,苏慕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这时,莫释北忽然停住脚步看着她。

     她怔了一下,转过身去,他忽然把她拥进怀里,抱的很紧也很突然,让苏慕容感到意外。

     “怎么了?”

     他轻声问。

     “别动,让我抱一会。”

     苏慕容想说她没动,但还是安静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闷声问,“苏慕容,你相信我么?”

     苏慕容不知道他所说的相信是不是她理解的意思,她答道,“我不相信你,就不会一直跟着你了。”

     说实话,在莫家,她好像也就只能相信莫释北。

     云宜是阴晴不定的会动怒,和以前亲切和蔼的现象完全沾不到边,或许莫家就是一个大染缸,在这里面的人别想一尘不染。

     得到满意的答案,莫释北松开她,若无其事的牵着她往前走。

     苏慕容感觉他有很沉重的心事,想问却无从开口,而且他可能会生气。

     “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么说莫楚昕么?”

     他今天似乎很想和她聊天,但每次都是以她的无声终结。

     苏慕容摇摇头,“不知道。”

     “她从小就那样。”莫释北说起来眸色沉了沉,然后不屑的冷笑,“每次宴会她总会出一些事,刚开始我以为她是无意的,后来多了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吸引注意力,她想找到一个男人带她逃离莫家,这个说法很讽刺,明明她走出这个铁笼很容易却一直依赖别人。”

     苏慕容想了想,“也许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我不想提她了。”

     苏慕容无语了,要说的是他,不说的也是她。

     “今晚胃疼了没?”

     莫释北看了她一眼,问。

     苏慕容无所谓的笑道,“疼还是会有点,但是小疼,几分钟就没事了的。”

     “嗯,那我们去做检查。”

     苏慕容目瞪口呆,就在他真假之余她已经把她带到医院门口了,看着里面明亮的灯光,她忽然有些担心的道,“是做全身检查还是胃部?”

     “先做胃部。”

     苏慕容犹豫着不想进去,莫释北看到她脸色有些发白,关心的问,“怎么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我想起……我晚上没吃东西的,不如我们吃点东西再来检查吧?这样对胃也好一点对不对?而且艾克医生也不定在这……我……”

     莫释北见她这么拖拉,皱了皱眉,“你晚上吃过东西了,我在宴会上看着你一直端着盘子走来走去。”

     “那个不算啊……”

     “做完检查再去吃也行,什么时候你胃口变那么大了?”莫释北冷哼一声,把她拉进医院。

     苏慕容挣脱开他的手,跑到前台问值班护士,“请问艾克医生不在是不是?她昨天跟我说她今天有些事要处理就不能加班了……”

     护士严肃道,“艾克医生已经等太太很久了。”

     莫释北挑眉把她拉过去,突然她没头没脑的问一句,“检查会打针么?能不能不打针……而且我有些怕……能不能明天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