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140章 你是我第一个骂的男人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她刚喊出口,就有人朝这边跑来,就在苏慕容还没得意多久时,手腕一紧,接着一阵眩晕,她竟然被他打横抱起!

     李致抱着她就往偏僻的角落跑去,苏慕容在他怀里激动的挣扎,“放我下来!等会我喊非礼了!”

     李致嘴角微扬,毫不在意道,“你想让别人看到我们这样,就喊。”

     “你——!”

     苏慕容瞪他一眼,突然一阵反胃,压制不住的呕吐出来,他价值不菲的西装上顿时一片污渍,李致连忙放下看,看到她难受的弯腰呕吐,脱下外套走到她旁边,轻轻的拍了拍她微颤的背,“苏慕容,我想不到你酒量那么差。”

     不过,红酒会醉么?而且还一杯。

     苏慕容没心情回复他,她难受的弓着腰,胃里一阵酸痛,把今天中午吃的饭都吐出来了,接近五分钟后,她才缓过来,匆忙的从包包里翻找纸巾。

     李致却递给她一张干净的手帕,她震惊的抬头,想起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又连忙想低下头,却不料他伸手温柔的捧着她惨白的脸蛋,一只手拿着手帕细心的为她擦拭嘴角的污渍。

     苏慕容看着他眼底无限的柔情,一时震住了,等她退开后,她才缓过神来,看到他白色衬衫上的污渍,她皱了皱眉,似为自己刚才那么丢脸而烦躁,“抱歉把你衣服弄脏了,我回头陪你一件。”

     “我还以为你会说帮我洗干净。”李致淡淡的笑了一声,用手帕把上面的污渍擦干净,却还有印子。

     苏慕容低头看到地上的秽物,脸色红了一下,扯着他往外走,看到他还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总感觉他经意的微笑都是在嘲笑她刚才失礼的行为。

     想着,她身上的劣起收敛了很多,带他走到一旁,很诚恳的看着他,“真的很对不起,我说了让你别跟着我,现在让你这样……”

     “不怪你,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李致看到她耳边有碎发飘起,伸手温柔的替她撩到耳后,指尖碰到她白皙的肌肤时,忍不住颤了颤。

     男生为女生梳理头发这个动作本身就很暧昧,而且李致还把这种氛围发生到极致,眼底的柔情简直能溺死人。

     苏慕容脸沉一下,一本正经的道,“以后别做出这些暧昧的动作,我对你愧疚不代表你能为所欲为。”

     “抱歉,刚才忍不住才这样的,不是特意。”李致收回手,歉意的笑了一下。

     苏慕容看他这么绅士的样子,也真不好再发什么火了,裹紧身上的披肩,胃又难受的抽搐,她找到一处台阶坐下,把脸埋在膝盖里。

     李致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看到她这副样子,眉头拧的很深,他拿出手机柔声道,语音里有些着急的成分,“别担心,我叫医生进来。”

     “不用……”

     苏慕容虚弱的张嘴,“莫家有医院,你别叫外面的。”

     李致一听就站起来,弯腰伸手道,“我抱你过去。”

     苏慕容皱了皱眉,微颤的站起来,“不用,被人看到了不好,我自己走过去就行。”

     说着她就试着往前走了几步,结果步子还没迈出三步,就受不了的蹲下,他看她那么逞强,低声叹了一下,伸手将她扶起来,“我扶你过去好了,我们走阴暗的地方就不会有人注意。”

     苏慕容皱了皱眉,站起来推开他,突然眼前一黑,重重的栽在他怀里。

     李致看到她倒下的瞬间,心颤了一下,估计不了多少,连忙抱起她就往外面跑去,将她脑袋按在胸前,路过一个女佣他焦急的走上前问,“你们医院在哪?”

     女佣看到他惊了一下,伸手往前面的路指了指,“从这一直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左拐,最里边就是。”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他怀里抱的是谁,就见他如箭一般往前跑。

     女佣站在原地回想起他刚才怀里的女人好像穿着黑色的礼服,低声喃喃道,“应该不是少奶奶……”

     将她送到医院,就被推到急诊室去,今天有些医生和护士请假去参加宴会,所以医院里只剩一些老成员守着。

     苏慕容被推进的时候,接手的医生是上次她咨询怀孕的那个中年妇女,她带着橡胶手套和一次性口罩走进去,半个小时后就出来。

     李致上前挡着她的去路,焦急的问,“她怎么样了?”

     医生习惯性的低头摘下口罩,然后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唠叨,“少奶奶怀孕了你还让她喝酒,而且她有胃病更沾不了酒精,你这样无疑是害她!幸好今晚沾的不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说完她抬头,看到李致一窒,“你不是……少爷?”

     随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沉下脸,严肃的看着他,“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不管你是谁。”

     说完她就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慢慢往前面走去。

     她前脚刚走,后面苏慕容就被推出来了,她身上套了宽松的病服,被护士推到普通病房去休息,手上打着点滴。

     他跟在后面,等她入到病房后,护士也都低着头走出去,李致站在里面,看着她惨白的脸深深的皱眉,盯着她艳红的嘴唇,不禁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脸蛋,手指不经意间的抚过她红润的嘴唇,在上面停顿了一下。

     这么艳的颜色,衬托的她脸更白了。

     苏慕容睫毛颤了颤,他猛的缩回手,没想到她那么快就要苏醒过来。

     过了一会,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李致笔挺的站在床边,她愣了一下双手撑着坐起来,他连忙上去去扶。

     她脸色微冷,“松手。”

     李致没松,等她坐起来后才没有停留的松手,看到她忧虑的眼神,他浅笑着挑眉,“我好像知道你的秘密了。”

     “你知道什么?”

     苏慕容警惕的看着他,心却揪的很紧。

     李致恶趣味的欣赏她焦虑却用力表现的很镇定的表情,过了一会,他勾唇笑了笑,“我知道你……怀孕了。”

     纵使她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听到他说出来,心里还是忍不住惊愕了一下,随后则是警告的瞪着他,“你不准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

     李致挑眉,饶有趣味的问,“否则怎么样?”

     苏慕容咬了咬唇,半天也想不出威胁他的话来。

     看到他这幅样子,李致柔和的笑了笑,安慰她,“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而且说出去了莫释北就该重视你了,这对我可不利。”

     苏慕容闻言,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光看着他。

     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魅力让他产生这么大的兴趣。

     李致丝毫不介意她的眼神,目光撇过她的嘴唇,好心建议道,“你现在可以把你妆卸了,女人嘴唇的颜色太艳,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是一种诱惑,但那些男人品质大多不高。”

     苏慕容冷笑,“所以你不喜欢涂口红的女人?”

     “不。”李致笑着摇头,“只要是你的样子,我都喜欢。”

     苏慕容不以为然,心平静如水。

     她这么平淡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他笑了笑,走到床边给她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想起刚才在宴会上的事,他皱眉,“莫释北也不知道你怀孕了?”

     苏慕容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随意应道,“为什么要让他知道。”

     她的回答让他稍显意外。

     这里面肯定有很多隐情。

     他坐在她床边,然后想了想,顺着问下去,“为什么不让他知道?刚才在宴会上待在她身边的那个女人似乎也怀孕了,那个孩子是他的?”

     “嗯。”

     苏慕容敷衍的应了句。

     李致勾了勾唇,没想到这女人身上有那么多事,她还能表现的那么平静,真是有趣。

     他打趣的看着她,“自己怀孕了,看着自己的老公去照顾别的孕妇,这种感觉怎么样?”

     苏慕容抬头看到她眼中的戏谑,冷哼一声,把水杯重重的放在桌上,然后用力吐出两个字,“很、爽!”

     他底笑一声,感觉现在的她和宴会上的她截然不同。

     原来她不是个冰山美人,至少现在肯对他说那么多的话,肯定是不反感了。

     “神经病。”

     看到他笑,苏慕容忍不住说道。

     李致收起笑容,不悦的皱眉,“女孩子喜欢骂人可不好。”

     苏慕容冷哼一声,“我平时素质好的很,你是我第一个骂的男人。”

     …………

     莫释北走出宴会后,又回来,莫楚昕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看到他目光在寻找着什么,忍不住眸子沉了沉。

     他眼神四处望去,却都没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他眸子一紧,皱着眉头走出去,抓住站在门口的几个佣人,厉声问,“看到少奶奶出去没有?”

     佣人被他凛冽的眼神吓的颤了一下,连忙回想,最后摇摇头。

     出入的人太多,他们为了表示礼貌基本都是低着头站在这,根本没注意到这些。

     莫释北眸色一冷,其中一个连忙唯唯诺诺的开口,“刚才……我好像听到少***声音……”

     “她说什么了?”

     “她……她说抓小偷,是在外面喊的……我也不确定是不是……”

     另一个听了,也连忙点头补充道,“刚才有个女佣从外面进来,她应该和少奶奶碰面过……”

     莫楚昕笑着插一句,“这人到底出去没有你们也要给个确信的话,又把事推到别人女佣身上,这样可不好。”

     “我们没有推辞……”

     “到时候女佣说没看见……”

     “闭嘴!”莫释北不耐烦的低声吼道,然后目光落在两个佣人身上,“那个女佣是谁?”

     俩人目光闪烁了一下,眼神在宴会上望来望去,其中一个人突然指着一处方向惊喊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