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248章 别太得意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莫释北连忙跟着站了起来,不停地揉着苏慕容的肩膀,安慰说道:“好了,你别这么紧张,苏安然现在都已经这样了,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你别又挑起了。”

     “释北,我知道我不能激动,可现在安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要我怎么坐得住。”苏慕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之前就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苏安然,才让她受了这么大的罪过,可是这一次,明明自己有能力阻止的,可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苏安然再次受骗!

     苏慕容心中无比自责,她痛苦地摇了摇头,说道:“莫释北,现在该怎么办。”

     “你先别多想,苏安然没事就好。”当下,莫释北也只能耐下性子,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

     “夫人,这件事情您先别着急,安然的情绪已经差不多稳定下来了,相信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安然也能彻底对宋易熙死心,这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沈渊在一旁说着自己的看法。

     苏慕容表情一怔,再次看向了莫释北,见他也点了点头,苏慕容就有些无话了。

     或许,他们说的也是对的。

     事情有坏的一面,自然也有好的一面,当下苏慕容擦了擦眼泪,便试图恢复往日的镇定,说道:“我们在外面呆了这么长时间,安然醒来看不到人肯定会着急的,我们赶紧回去吧。”

     三个人又齐齐回去,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就看到苏安然正一脸慌乱地想要隐藏手机。

     苏慕容眼尖,立马就看到了这一幕,脑海中也联想到了宋易熙的事情,顿时直接冲了过去,对苏安然说道:“你把手机给我。”

     “姐……”

     苏安然的表情一下子就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变得痛苦无比,她望着的苏慕容,一脸的恳求。

     “手机给我!”

     苏慕容不为所动,依旧僵硬地伸着自己的手,冷冷地说道。

     见苏安然还不把手机给自己,苏慕容直接动手去抢。

     看着两姐妹就要争执起来,沈渊和莫释北同时上去,却见苏慕容已经拿起了手机,看着翻着通话记录。

     果不其然,苏安然刚才正是在给宋易熙打电话。

     只不过电话都已经打了十几个了,却是没有一个接通的。

     苏慕容气的一下子就将手机砸在了地上,一脸怒气地说道:“苏安然,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宋易熙都已经这样对你了,你还能不能有点自尊,这个时候你给他打电话做什么。”

     苏安然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就是犯贱,可她就是忍不住。

     就算是分手,她也想要问个明白。

     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宋易熙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姐,我不甘心,宋易熙凭什么要这么对我,他昨天晚上才跟我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还说要求的你的原谅,把办公大楼都换给你,除了我,他什么都不要的……”

     苏安然两眼翻红,就跟疯了一般,不停地说着,极力想要证明宋易熙还是爱自己的。

     她说着说着,又抬起了自己的手,指了指那枚红宝石戒指,带着几分证明意思说道:“姐,你看见了吗,这是宋易熙送我的,这是他送我的。”

     看着苏安然两眼发直,几乎就要疯了的样子,苏慕容无比痛心的同时,也是怒火中烧。

     看着她还没醒过来,苏慕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看着苏安然愣愣地样子,苏慕容的眼泪也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却是无比愤怒地说道:“苏安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发疯!”

     苏安然被打的一阵失神,浑然不觉得痛苦。

     莫释北上前拉了拉苏慕容,他倒不是觉得苏安然这一巴掌不该打,只不过……苏慕容现在还怀着孕,要是动了气就不值得了。

     苏慕容却是甩开了莫释北的手,依旧一脸严肃地说道:“人家已经表明和你没有关系了,现在已经开始在追求宋易熙了,你还不死心,苏安然,你醒醒吧。”

     苏安然的眼泪哗哗直掉,这些明明是她知道的真相,那又如何。

     “我要他给我一个解释!”苏安然的情绪又一下子激动起来,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找自己和好,就是想让自己再痛苦一下么,“就算是分手,我也需要一个解释,姐,你不明白,你永远都不会明白!”

     苏安然愤怒地咆哮着,说着说着就直接取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奋力地朝地上一扔,再次大声地说道:“现在孩子已经没了,宋易熙和谁在一起,他是什么样的人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苏慕容的眼泪也一下子跟着掉了出来,她胡乱地抹了两下,痛心地说道:“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就算知道结果又如何,这笔账姐姐一定会帮你讨回来的。”

     “姐……”

     苏安然一下子泣不成声,苏慕容上前,两姐妹就直接抱在了一起。

     苏安然哇的一声,当下就直接嚎啕大哭起来,苏慕容不停地拍着苏安然的背部,不停地安慰道;“好了,没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宋易熙那个混蛋,咱们暂时不要去想了。”

     苏安然不停地点着头,她知道,只要自己有事,苏慕容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

     “姐,只有你对我最好了。”苏安然哭着说道。

     苏慕容心里稍稍有些慰藉,她摸了摸苏安然的头发,柔声说道:“好了,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等等,这个戒指好像有问题!”

     就在姐妹两人痛哭的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沈渊却是拿着戒指看了半天,最终皱着眉头,一脸肯定地说道。

     哭声戛然而止,苏慕容有些疑惑地望着沈渊。

     而此时,莫释北已经走了过去,从沈渊手上拿过了戒指,经过沈渊的指点,莫释北也发现了问题。

     “到底是怎么了。”苏慕容也一下子有些着急起来。

     “这戒指是宋易熙送给我的,怎么,有什么问题?”苏安然也是有些纳闷,难不成这戒指也是假的,不过这些也不重要了。

     随后,苏安然便说道:“就算是假的,也没哟必要了。”

     “不是,这红宝石内心是空的,而且这儿还有单独设计的小针,安然,你戴戒指的时候,有没有觉得痛了一下,就像针扎一样的?”沈渊拿出旁边放着的筷子,轻轻地放了进去,就看到里面有个小巧的机关。

     苏慕容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一下子就抓住了苏安然的手,在那无名指上,果然还有一个针眼大点的伤口。

     苏安然也是被吓了一跳,看着自己的手,有些惊讶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莫释北冷笑一声,有些怜悯地望着苏安然,说道:“这还不简单,宋易熙之所以和你和好,只不过是想让你把这枚戒指天天带着,而这戒指里面的不明液体,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但绝对对你没什么好处。”

     “我现在就拿去化验一下。”沈渊说完,就急匆匆地往外走。

     这么说来,事情倒是很容易想清楚了。

     苏慕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冽起来,她握住了苏安然的手,冷冷地说道:“要是安然流产的事情,跟这戒指有关,我绝对不会放过宋易熙。”

     “姐……”

     一提到孩子,苏安然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宋易熙居然会想着要了自己孩子的命。

     “这也是他的孩子啊。”苏安然发出一声悲怆的声音,“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

     当时她戴戒指的时候,的确是感觉到麻麻了一下,不过因为是宋易熙送给自己的东西,她并没有想这么多。

     可眼下……

     要不是沈渊突然发现,她还不知道自己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苏慕容看着苏安然的情绪又激动起来的,她忍着心中的恨意,提醒苏安然说道:“不管那戒指里藏着的是什么东西,总是宋易熙都是别有用心,苏安然这下你是明白了吧,以后你要是再和宋易熙有瓜葛,就别再认我这个姐姐了。”

     苏安然拼命地点着头,哭诉着说道:“姐,我知道了,宋易熙就是个混蛋,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下手,他就是个混蛋。”

     苏慕容再次将苏安然抱在了怀中,不停地安慰说道;“好了,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没过多久,沈渊再次匆匆忙忙地闯了进来,一推开门就说道:“我已经查出来了,这里面是麝香,不知道他是找谁提取的,浓度比一般要高,闻一点都可能出事,更别说直接注入皮肤,这相当于是流产药了。”

     一语毕,病房里的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不!”

     最先开口的,是苏安然。

     她像是用尽了全力,从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哭喊声,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宋易熙,你怎么可以害自己的孩子。”

     苏慕容拍了拍苏安然的肩膀,随后又给沈渊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过来安慰苏慕容,自己则是跟莫释北一起走出了医院。

     “释北,这次你别再拦我,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宋易熙付出代价!”苏慕容愤怒地说道。

     莫释北连忙拉住了苏慕容的手,点了点头,说道:“慕容,这件事我没什么好说的,宋易熙早已经是我们手上的黑名单,也不急于这一会儿,你这是要去哪里。”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还坐得住吗,这算的上是谋命了。”苏慕容停下脚步,一脸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