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250章 打你又如何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我让你滚,你听没听见。”

     莫释北本来就看不惯顾念,此时她居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要不是看她是一个女人,莫释北恨不得一脚就踹了过去!

     “释北哥哥……”顾念一脸委屈,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却是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秘书硬着头皮站在一旁,此时连她都看出莫释北的心情不大好,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但是这个顾念却是一点都不知道进退,这个时候居然还要承受莫释北的怒火。

     见顾念还不走,莫释北已经懒得再搭理,抓起自己的外套就冲了出去。

     顾念还要挡在门口,莫释北直接用力一推,顾念差点摔倒在地。

     “释北哥哥。”

     等顾念叫了一声,回过头,就看到一抹身影已经钻进了点头。

     “顾小姐,莫总已经走了。”秘书在一旁好心地提醒道。

     顾念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下来,能够让莫释北如此着急的事情还真不多,当下她看了一眼旁边的秘书,冷声问道:“你知道莫总出去是干什么吗?”

     秘书微微低头,没有吭声。

     “算了。”顾念拍了拍裙角的褶子,而后就要起身。

     她问了也是白问,莫释北的秘书肯定是不会告诉自己的。

     另一边,苏慕容挂了电话,直奔宋易熙的公司。

     谁也没有料到苏慕容会直接杀过来,而沈渊也是随后就到,前台眼尖,发现两人情况不对,连忙就要拦下来。

     苏慕容冷冷地望着前台,毫不客气地说道:“给宋易熙打电话,就说要是不想我在下面大闹一场的话,最好让我上去。”

     前台一看,就知道这是闹事的。

     当下连忙将苏慕容的话给传达了回去,宋易熙刚骂完人正是神清气爽的时候,此时听到前台的汇报,也是吓了一跳。

     宋易熙微微皱眉,毫不客气地说道:“直接叫保安。”

     前台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了谱,她迅速地叫了保安,可还没等上前,就已经全被沈渊撂倒。

     那些保安平日里也就只是做做安保工作,哪里会是沈渊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再也没有人敢上来。

     “苏小姐,这儿是公司,可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你要是再不住手,我就直接叫警察了。”前台得到宋易熙的授意,直接威胁道。

     苏慕容冷笑一声,嘲讽地说道:“告诉你们宋总,我要是怕就不会来了,我也正要和他谈谈,要是他比不见客,那我们只好法院见了。”

     说完,苏慕容转身就要走。

     两人还没走出大门,就看见后面的前台连忙追了出来,一脸抱歉地说道:“苏小姐,宋总要你上去。”

     苏慕容冷笑一声,直接就要上楼。

     那前台本来还想拦住沈渊的,结果两人同时一道冷光射了过去,那前台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宋易熙早已经在办公室等候两人大驾,看着苏慕容怒气冲冲地冲进来,宋易熙也不禁扬了扬唇角,笑着说道:“苏总还真是好兴致,居然也有空到我这儿来。”

     看着这曾经属于苏氏的办公大楼,而此时宋易熙却是一脸小人得志地坐在那里,苏慕容就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宋易熙,你是不是很得意,把苏安然弄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觉得很有成就感?”苏慕容冷冷地说道。

     “要是苏安然还要一点脸,下场也就不会这样,只可惜啊……”宋易熙摇了摇头,一脸遗憾地说道。

     “宋易熙,你把话给我说客气一点,这戒指分明就是你蓄意而为,这件事情算的上是谋杀!”本来沈渊过来是要劝住苏慕容的,可是一听宋易熙这话,也忍不住了,当即就咆哮了一声。

     “不错,这就是我精心设计,送给苏安然的礼物,那又如何。”宋易熙没有丝毫害怕,反而一脸悠闲地靠在椅背上,摊了摊手,笑望着二人。

     “宋易熙……”

     苏慕容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她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我说的难道不是吗,苏安然但凡要点脸,当初不背叛我,又欺骗我,现在我也不会做这样做,说到底,还是她咎由自取!”宋易熙大言不惭地说道。

     “看来,你故意和苏安然和好,就是想让她感受一下背叛你的滋味吧,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孩子,来满足自己的快感!”苏慕容冷着一张脸,一脸嘲讽地说道。

     “不错!”宋易熙没有丝毫隐瞒,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

     “二位,有些事情你们也不必弄得那么清楚,这样一来,我只不过是和苏安然扯清罢了,以后互不干扰,岂不是很好。”宋易熙一副大家很公平地模样,和苏慕容开诚布公地谈着。

     “你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沈渊冷声呵斥了一声,紧接着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拳就打在了宋易熙的脸上。

     宋易熙虽然及时闪躲,但眼镜还是被打掉在地上,沈渊此时已经红了眼,压根不用苏慕容动手,沈渊三拳两脚就将宋易熙打的摔倒在地。

     “你这个备胎,只不过是捡我不要的破鞋穿而已,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打我。”宋易熙从嘴角里吐出一口血水,恶狠狠地说道。

     沈渊没有丝毫手软,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这一拳他早就想打了。

     “这一拳是我替安然还给你的,你个贱人!”沈渊恶狠狠地说道。

     “你还打,我要报警!”宋易熙被打的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头,恶狠狠地说道。

     苏慕容不由地冷笑一声,走过去一脚就踹在了宋易熙的脸上,拿起旁边的一杯咖啡就浇在了他的脸上。

     顿时宋易熙一阵哀嚎,不停地反抗着,却是被沈渊狠狠地按住!

     “你还想报警,宋易熙你要明白,若不是涉及到安然的名誉,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和你法庭上见,人证物证俱在,你和我报警,你玩的过我吗?”苏慕容说完,眼神愈发冰冷,又是一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脸上。

     “不过是一个戒指,你去告啊,哈哈,看谁相信你的话。”宋易熙疯狂地笑着,眼里却是阴冷无比。

     他既然做了,就自然不会怕这些。

     “是吗,只是很可惜,刚刚我们两人的谈话也已经被我录音了,你以为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单纯打你一顿,宋易熙,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苏慕容冷笑一声,示意沈渊直接动手。

     沈渊本来就是带着怒气过来的,就算这次苏慕容没有带自己过来,他也会找个时机,狠狠地教训宋易熙一顿。

     此时,沈渊压根就没有半点留情面,一拳又一拳重重地打在了宋易熙的身上,顿时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叫声。

     宋易熙双手不停地挥舞着,想要抓住一点什么,苏慕容冷笑一声,直接坐在了宋易熙的办公椅上,轻轻地拍了两下桌面,缓缓地说道:“宋易熙,这个位置你坐的实在是太久了,看来也是要把你打回原形了。”

     “苏慕容,你个阴险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就这样放过你!”惨叫中,宋易熙依旧不忘叫嚣地喊着。

     “我让你叫!”沈渊一巴掌就扇在了宋易熙的脸上,后者顿时眼冒金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苏慕容听罢,轻蔑地笑了笑,而后说道:“宋易熙,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你似乎也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我,所以我们还是互相为敌好了。”

     “李小姐,宋总说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办公室大门忽然被打开,秘书的声音还在后面不停地响起。

     “没事儿,我直接进去!”

     李芸欣的话还在嘴边,话音刚落,看到办公室一幕之后,顿时睁大了眼睛。

     苏慕容倒是没有想到李芸欣这会儿会过来,嘴角也扬起了一丝讽刺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李小姐,还真是巧啊。”

     “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把人放开,不然我就报警了。”李芸欣一进来,就直接冷呵一声,威胁说道。

     苏慕容一个眼神甩过去,沈渊又接着动手。

     李芸欣急了,连忙就往外喊道:“保安,快去叫保安。”

     “别,芸欣,别叫保安。”

     不等苏慕容开口,宋易熙就连忙伸出带血的手,制止了李芸欣。

     李芸欣倒是没有被眼前的场面吓住,她飞快地冲到宋易熙面前,却是被沈渊拦住。

     李芸欣眼里放出两道恶毒的光芒,狠狠地剜了苏慕容一眼,恶狠狠地说道:“苏慕容,你想干什么,你妹妹被人甩了,你就要动手吗?”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件事情,别逼我动手,连你一起打。”苏慕容霍地一下子,就直接站了起来。

     她脚边上躺着的,正是宋易熙,看着他眼里已经出现了一丝害怕,苏慕容脸上的笑容也愈发张扬起来,她呵呵一笑,便说道:“李小姐,我劝你也得长大眼睛好好瞧瞧,别什么人渣都敢要。”

     “芸欣,你先走,这儿没你什么事。”宋易熙一抹自己脸上的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一边对李芸欣说道。

     李芸欣连忙冲了过去,想要扶住宋易熙,却是被沈渊一脚又摔倒在在地。

     宋易熙发出一声闷哼,李芸欣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有些手无足措地望着宋易熙,那满是血迹的脸让李芸欣压根无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