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349章 别诋毁我的公司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苏慕容对莫释北的态度,本来感觉心寒如北极的温度,他这样的言行再次让她看到了希望,自己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位置的,不是吗?

     “老公,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别再做无谓的事情了,这不是你的性格。”莫释北看她抬起头,一双晶莹的眼睛看着自己,立刻厌恶的躲了过去。

     “告诉我,是不是顾念威胁你这样对我的?”苏慕容既然看到了曙光就不会轻易的放弃,她站起身子,以便脖子不用仰太高就可以看到他的双眼。

     “不是。”莫释北干脆转过了身,冷漠的回答着,准备再次坐回刚才的位置。

     “老公,不要解药了,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就好。”苏慕容彻底的放下了自己的傲娇,她决定破釜成舟,主动的抱住了他的腰。

     “真是个傻女人,你这样只会让我瞧不起你,甚至是鄙视你。”莫释北咬着牙,看着腹部那双葱白的玉手。

     一根,两根,他说得绝情,双眉紧蹙着将她的手指一点点掰开。

     他不能告诉她,离开她才能得到vaner病毒的解药,才能让她慢慢的老去,而不至于失去性命。

     如果不能拥有她,那就暗暗的保护她,让她健康的活下去。

     看着身后似乎离自己渐远的身躯,他的心在一阵阵的紧抽着,但是必须让她绝望,否则顾念根本不会将解药给他。

     “释北……”苏慕容缓缓的在离开他,虽然近在咫尺,却感觉两人间已经隔了千山万水。

     “你接近我是为了苏氏,而我接受你是因为对爷爷的叛逆,既然我们都有各自的私欲,也没必要彼此欺骗,好聚好散吧。”

     莫释北冷漠的说着,他不是在商量,而是将事实摆出来,让苏慕容直接接受。

     “苏慕容,其实你早知道我在外面不止养了一个女人,这样对你确实也不公平,别再固执了,离婚吧。”

     苏慕容并没有接话,他知道自己这样直白而冰冷的话,肯定是刺痛了她,所以也给她时间反应。

     深吸口气,三秒钟后他又说道:“你放心,就算我们离婚,苏氏我也不会动它一根汗毛,算是对你这两年在莫家做媳妇的犒劳。”

     让她没有后顾之忧,自己的条件已经是够宽大了。

     “苏慕容?”他在淡淡的说着,却一直没有听到身后女人的回应,也许她此时恨不得将自己直接砍死吧。

     “慕容,慕容,醒醒。”心里很清楚此刻苏慕容有多恨自己,他还是转过了身,他想看看她那张俏丽的脸庞,就算全是恨意,他也不想错过,可看到的却是苏慕容已经晕倒在沙发边上的情形。

     “对不起,慕容。”莫释北边紧张的抱起她,将她平放在贵妃椅上,然后开始掐她的人中处,连不住的道歉着。

     “虽然我不舍得离开你,可是如果不按顾念的意思做,她就不会把解药给我。”

     看着双眼紧闭的苏慕容,他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他怕她醒不来,害怕到了极点。

     “我已经想了很多方法,甚至派人偷偷潜入了她的房中,可是根本不知道她把解药藏在了哪儿。”

     毕竟顾念是顾家财团的千金,她不主动给自己,自己也不能强要,只能暗中寻找,可惜却多次无果而返,足见她藏得是多么的谨慎。

     “你拿掉孩子我是知道的,其实是我让院长劝你的,可是不拿这个借题发挥,我根本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其实院长在和苏慕容说拿掉孩子之前,首先找过他,当时他的反应很平静,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便坚定的同意了院长的建议,并让其说服她。

     只是这件事情只有他和院长两个人知道,再没有第三个,因为他不想被她识破自己是在演戏。

     “那些新闻也是我让人发出去的,你是不是很恨我?”

     那天莫释北愤怒走出医院,他的脸是冷的,可是心却在滴血。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离开,看到她那样的状态,一定会不忍心继续掩饰下去,而且会加倍的疼惜她,那样也许真的会激怒顾念,解药就再了别想得到了。

     在坐上轿车的第一时间,他便给沈渊打了电话,交待他散播自己和苏慕容闹掰的消息,因为只有能过媒体,顾念才会很快知道自己确实按她的意思去做了,以便她能良心发现,尽快将解药交出来。

     “慕容,醒醒,为了让你活下去,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你千万不能有事。”

     此时此刻,他是多么的希望她立刻睁开眼睛,几乎放弃了继续寻求解药的想法,就这样一直陪着她,守着她。

     莫释北想着能够用上的各种办法,希望能尽快唤醒苏慕容。

     现在不能立刻送苏慕容去医院,否则会惊动到老爷子,光是小产不至于晕倒,所以要是真追究起来,她中了vaner病毒的事情很快会暴露,那么她就真的没办法再在莫家待下去了。

     即便是自己在作戏要和苏慕容决裂,可是她一天不同意,自己就可以多和她纠缠一天,不想让她那么快离开自己的视线。

     其实,莫释北仍然派人在暗中盯着顾念,希望能够早一天找到解药,因为顾念的心思他也猜出了七八分。

     她是能拖一天是一天,故意在耗着,借口自己没有离开苏慕容是假,想看到苏慕容快些老死才是真。

     她的心肠实在是恶毒的令人发指,从来没有屈服过的莫家大少也只能忍气吞声,尽量由着她使性子。

     “水……”

     终于,在莫释北不停的呼唤与紧急人工呼吸中,苏慕容渐渐恢复了意识,低喃地说着。

     “好,等我一下。”莫释北看她没有挣开眼睛,两道好看的柳眉紧紧的锁在一起。

     她一定很痛苦,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替她分担。

     恨恨的咬着钢牙,他快速的倒了清水送入了苏慕容的樱唇之中。

     得到了甘泉的滋润,苏慕容的脸色由苍白无色缓和了许多,些微多了些红润。

     莫释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双手横着将其抱起,向卧室走去。

     她没有醒来,只是从晕迷进入了睡梦。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苏慕容终于朦胧睁开了双眼。

     “你醒了。”莫释北面色依然冷漠的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嗯。”苏慕容揉了揉胀痛的额头,看清自己正躺在卧室中,不由得叹息着,没有再说话。

     她感觉刚才好像听到他和自己说了很多话,可是究竟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想不起来,只记得在书房里的对话。

     “你现在这个样子,住在医院里是最好的,稍后我送你回去。”莫释北看到她憔悴得白纸的小脸,不屑的轻哼一声。

     “怎么,这么快就看不得家里有个病秧子了?”苏慕容想到自己是放弃了自尊去祈求他,可他给自己的是冰冷的背影,如此绝情,自己再下贱也是徒劳,便再次捡起了自己的傲娇。

     “就算我们不在一起,我也会将解药给你,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你必须要保证你自己不出意外。”

     莫释北并不是在劝慰,而是以命令,他的双眼中满是警告。

     “我们都要分手了,我的生死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苏慕容苦笑一声,嘴角上翘,苍白的脸上竟然现出一丝别样的妩媚。

     “废话,我们刚分开,你就出了意外,难道你认为那些媒体不会联想到我的身上吗?”莫释北阴鸷的靠近她,两个人的鼻子几乎碰到:“我可不想被别人冠上谋杀前妻的罪名。”

     “言之有理。”苏慕容挑了挑眉毛,同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莫家大少,所有的事情都想到了,放心吧,我不会连累你的,我苏家的公司还没有重振雄风,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的。”

     她骨子里有像男人般的刚毅,更有不输于男人的韧性,既然他的话如此冷酷,自己再热脸往上贴就太委屈自己了。

     “公司公司,你都成这样了,还想着那个半死不活的破公司。”莫释北不由得有些懊恼起来,几乎是咬着牙挤出了这句话。

     当初她为了公司想办法嫁给了自己,后来又是为了公司不惜用诡计将自己骗上床,现在又是为了公司连性命都不顾了。

     苏父在死的时候究竟给她下了什么咒,竟然让她完全忘却了自我,难道她活着就是为了完成他的遗愿?

     想到苏家的公司,莫释北顿时恨极了另一个男人,宋易熙。

     整个事情,如果不是他从中使诈,气死了苏父,苏慕容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

     “莫总,你瞧不上我可以,但是别诋毁我的公司,那是苏家的荣誉。”苏慕容低声的反驳着,声音轻柔而不容反驳。

     “诋毁?现在它还用我诋毁吗?”莫释北低声冷笑了起来:“就那个空皮囊,还没有资格让我上心。”

     是啊,以他的能力,如果对苏氏有想法,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或是摧毁它,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苏慕容对他的话毫无异议,但仍然坚定的说道:“这样是最好的。”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他的帮忙,只要他不从中作梗,让自己借着莫氏大少***名份,好好继续运作下去就行。

     苏氏已经恢复了一半多的生命力,只要坚持一下,再多些时间,定可以重现往日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