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492章 奉陪到底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莫楚昕看到服务生不理睬自己,很是恼火,再次转身回了雅间。

     此时菜已经陆续上齐,她却是一筹莫展。

     她并没有说谎,她在莫家没什么地位,虽然平时也有些开销,但是却是少得可怜,今天她确实是何淑芳派来的,后者临时有事,让她告诉苏慕容一声,或是打电话。

     以前云宜活着时是不允许她走出莫家一步,现在三太太掌家,她终于被特赦了,能够偶尔外出了,自然是不愿意打电话,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到这家会所等着。

     就在苏慕容到来之前,她突然感觉肚子咕咕叫起来,想想上次让前者请自己吃饭也没请,这次倒不如先斩后奏,先点几个这里的招牌菜尝尝,反正菜一上,是要付钱的,自己又没钱,只能由苏慕容付。

     可是她没想到苏慕容会如此绝情,头一扭走了,根本不理睬自己的话。

     看着面前近十盘菜的美味佳肴,莫楚昕的脑子里快速的过着能给自己买单的人。

     莫家的人都不是穷人,可是她仔细的想了半天,除了莫释北却再找不出来第二个。

     今天的事情,她是肯定不能让何淑芳知道的,否则万一以后再次对自己禁足,不让出莫家怎么办?

     莫家之外的每个东西对她都是极具有吸引力的,甚至是小花小草她都感觉比老宅里的香。

     莫权,得知她的遭遇应该不会帮她,反而会奚落她吧。

     轻叹息一声,她拿出了手机。

     还好,虽然她没有钱,但还有能够联系到人的电话,否则就真的死翘翘了。

     “这里不用你们侍候了,下去吧。”环顾了一下屋内,她将四个负责上菜夹菜的服务生支了出去,这才拔通了莫释北的电话。

     “你好,我是莫释北。”电话里,一个磁性而低沉的声音响起,莫楚昕立刻抽泣起来。

     “释北哥哥,我是楚昕。”

     “楚昕,你怎么了?”莫释北很少和她通话,所以根本没有她的号码,听到她说话竟然是哭的,立刻眉头蹙起来。

     “慕容姐和我出来吃饭,可是她明知我没钱,还把我扔在这里自己走了,现在一大桌子的菜,我却没办法付饭钱。”

     莫楚昕的话说得是期期艾艾,招人心疼。

     她知道最近苏慕容和莫释北的关系很僵,所以现在就算是说点小谎,他们也不会去对质的,于是话说的是半真半假。

     “她怎么会这样。”莫释北正在去往苏家老宅的路上,是想去看两个孩子的,听到她的话立刻双眉倒竖。

     苏慕容怎么能这样为难莫家人,莫楚昕丢人他不关心,可是说出去莫家人连顿饭钱都付不起,那可是很失莫家颜面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和她说爷爷最近想小阳和小月,多带着孩子们回老宅玩一下,她就生气走了。”莫楚昕的谎言是信口拈来,根本不需要打草稿,而且说得是真实的让你不得不信。

     “知道了,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莫释北吩咐沈渊停车,然后听了莫楚昕说的地方,调转车头赶了过去。

     本来是无心吃饭的,饭钱有了着落,莫楚昕是胃口大开,立刻大块朵硕起来,还不忘将另一个碗里也夹了些菜,貌似苏慕容之前也吃过似的。

     苏慕容对这些却是毫不自情。

     她愤怒的从会馆出来,开车直接去了莫家老宅。

     自己真是太傻了,明知道莫楚昕没一句真话,竟然还相信她去赴约,为了节外生枝,再多出些不必要的麻烦,她准备直接去找何淑芳对峙。

     莫家老宅。

     “大少奶奶回来了。”管家恭敬的微笑着迎接她的到来。

     “三太太在吗?”苏慕容点了点头,说话细声细气。

     她和云宜一样,虽然在莫家受很多人的不待见,可是却很受佣人们的欢迎,因为她们平时说话从来没什么架子,平易近人得很,尤其是她,没有半分贵家小姐的臭脾气,很好相处。

     “三太太正在陪着莫老和客人共过晚餐呢,要不要我去通禀一声?”

     管家笑着回答着,感觉自己的话有些不周全,又问道:“大少奶奶吃过了吗,要不要我让人备些?”

     “吃过了,不用通禀了,等他们吃完饭麻烦你告诉我一声,我在车里等。”苏慕容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车,便将其开向了一旁的开阔处。

     现在她哪有心思吃饭,当务之急是要和何淑芳尽快恩怨两清,苏氏好了比什么都强,她就是每天不吃饭,不饿死也行。

     “大少奶奶,不如去屋里等吧。”几分钟后,管家不忍心她坐在车里不舒服,便走过去劝道。

     “算了。”苏慕容听到他的话,下意识的看了眼云宜曾经的别墅,听说莫释北还住在里面,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权利走进去了,否则陌生感会让她压抑。

     “那喝杯咖啡吧。”管家似乎已经猜到了她的回答,也不强求,而是贴心的递上了一杯现磨咖啡。

     “谢谢。”苏慕容开车门接过,温和的点头道谢。

     “大少奶奶,有事叫我,我就在那边站着。”管家指了指主别墅的大门处,似乎怕她忘了似的提醒着。

     “嗯,知道了。”苏慕容再次坐进车里,聊了几句,心情倒是轻松了些。

     天色渐暗,她没有打开车里的灯,而是坐在黑暗中思考着。

     “大少奶奶,饭吃完了,三太太刚去送客人了。”管家再次走到轿车前,终于带来了苏慕容想听到的消息,此时她已经昏昏欲睡。

     “嗯,谢谢。”苏慕容点了点头,用力的握了自己的脸蛋两下,变得清醒起来。

     “大少奶奶,有话等稍后三太太回住处时说吧。”管家轻笑了一下,再次出声。

     “嗯,我明白。”

     苏慕容知道,管家刚才一定看到自己脸色不好来找三太太,相着是发生了什么,之所以建议自己去三太太住处,也是不想让莫老爷子听到,以免又大动肝火。

     他是为了自己家主子着想,不过也是提醒了自己避免和老爷子碰面的可能性,便点了点头。

     在何淑芳的别墅外,苏慕容又等了半个小时,才远远看到一个身着旗袍,身材高佻的女人走了过来。

     虽然满身的珠宝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可是由内而外透着的娇媚气让人有些反感。

     “何姨。”

     突然的出声,让正在偷乐的何淑芳吓了一跳:“谁?”

     “是我。”

     苏慕容从阴暗中走出,嘴角上翘的看着她。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自己叫一声都能吓到她,看来她的亏心事是没少做。

     “慕容,你什么时候来的?”看清了来者,何淑芳快跳了嘴的心又落回了肚子里。

     “刚刚。”苏慕容没有说实话,因为听她的口气管家也没通报自己来了,既然如此,自己也没必要将管家陷于为难的境地。

     “哦,这大半夜的,来莫家有事?”

     何淑芳将莫家两个字说得很重,略显狭长的眼睛笑看着她,却没有半丝温度。

     “我是来找你的。”

     真是一个好演员,多年的锻炼,她是演戏都入骨髓了,装起糊涂来像真的一样。

     “找我啊,那屋里说吧。”何淑芳竟然好奇的看了她一眼,率先向客厅走去,没有半分的慌乱。

     看来她在对付苏氏前不想好了怎么和自己面对面。

     苏慕容心里思量着,缓步跟着她增进了小别墅的客厅。

     “来人,给大少奶奶沏杯咖啡。”何淑芳不紧不慢的坐进沙发里,倒是热情的吩咐着。

     “不用了,我喝纯净水。”苏慕容立刻拒绝了她的好意,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那给大少奶奶来杯纯净水,加点柠檬在里面,美容。”何淑芳还是加进了自己的东西,没有安全按照她的要求来做。

     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她是暗自提醒苏慕容,莫家不是苏家,不能随心所欲。

     苏慕容不再说什么,同样温婉的坐进沙发里。

     “慕容,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何淑芳倒是先发制人的问道。

     “何姨,难道我来的目的你真的不知道吗?”苏慕容可不给她装糊涂的机会,话说得晦涩,不相信她听不懂。

     “哦,是因为约你吃晚餐放鸽子的事吗?家里突然有事,我不是让楚昕去和你说了嘛。”何淑挑了挑双眉,歉意的说道。

     看来莫楚昕有些话还是真的,苏慕容倒是有些误会了她,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何姨,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不是这件事,那是?”何淑芳促狭的笑着,话说到一半不再继续,只是似无意的看着她。

     “你准备怎么样放过苏氏?”苏慕容不想和她浪费时间,既然她故弄玄虚,那自己就一语道破了。

     “慕容,我想其中你是有什么误会吧?”何淑芳面露惊讶的看着她,认真的坐直了身子。

     “何必呢,做了不敢承认?”苏慕容手中端着柠檬水的杯子无奈摇头。

     敢做不敢当,这种打哑谜的方式自己实在是反感得很。

     “难怪最近苏氏被人攻击了?”何淑芳似乎很享受看她的表情变化,玩味的说着,装得是乐此不疲。

     “何姨,既然你选择装聋作哑那我也不多说了,反正我只有四个字来告诉你:奉陪到底。”苏慕容真的被她惹火了,本来是做好了谈条件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她根本就不说实话,便直接站起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