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第493章 苏小姐,莫老有请
最快更新名门盛宠:早安,老公大人 !

    何淑芳看苏慕容站起身,眼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慕容啊,年轻气盛是好的,不过你这样目无尊长的上门质问我,实在是有失礼数,亏得现在你不是莫家的人,要不然爷爷又要生气了。”

     苏慕容咬着唇,后悔自己确实是过于鲁莽,以为自己来和何淑芳谈条件,只要自己做出足够的让步,她是会考虑的,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一上来就不承认,倒是出乎之前的意料。

     “何姨说的对,只怪我人太直,以为别人和自己一样,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竟然忘记很多人是口是心非的。”

     既然已经不愉快,苏慕容自然也无的顾及,明摆着谈不拢的结局,气势绝对不能输。

     “年轻人,就是不自量力。”

     何淑芳冷哼一声,轻叹着。

     “慕容,你怎么来了?”

     苏慕容不想多逗留,正准备离开,莫官昕从外面走进来与她碰了个正面。

     因为慢慢熟悉了,莫家的小辈们倒是都喜欢叫苏慕容的名字,而不是称她为大嫂。

     苏慕容曾经也很好奇,莫家无论暗地里如何,表面上都是很注重辈分长幼的,尤其是莫老,怎么会允许他们对大嫂直呼其名?

     后来一想也就释然了,也许从一开始老爷子就没有打心里接受过自己吧,所以那些小辈叫自己名字也是置之不理。

     其实从内心来讲,她也不喜欢拘束,倒是听他们叫自己名字顺耳些,时间长了,大家也都没意见。

     “官昕,你回来了,我来找何姨有些事情。”听到对方意外却真诚的问候,苏慕容自然不会冷脸相对,嘴角上翘的回答着。

     “找我妈,那现在是说完了吗?”她再掩饰,莫官昕还是看到了她眼中的怒火。

     “是的,说完了。”苏慕容抿了抿嘴,感觉到自己眼中透着不快,忙微垂下长长的眼睫毛:“官昕,我先走了。”

     “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说完正事那去我房间,聊一会儿再走。”莫官昕听到她的话立刻摇头,搂着她的胳膊不放。

     “官昕,慕容是个大忙人,你不要不懂事。”何淑芳看到女儿缠着苏慕容的亲热的样子,立刻瞪圆了眼睛。

     “妈,这是我们俩个的事情,不要你管。”莫官昕才不理睬她的吹胡子,仍然不依不饶的拉着苏慕容,因为用力,小脸有些发红:“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看到后者满脸的为难,她再次凑近神秘的说着。

     “好吧。”苏慕容知道,不和她进一次卧室,是不会放自己走的,便无奈的点头。

     这真的是母女两个吗?

     一个阴险狡诈,就是看不惯自己,另一个倒是热情奔放,和自己的关系还算是亲密。

     就这样,在何淑芳的白眼之下,苏慕容被莫官昕拉上了三楼的卧室。

     莫官昕的卧室是典型的富二代女的样子,奢华的装修,虽然只是开了房间里的壁灯,但仍然是四处光彩夺目,粉红系的屋内装饰,打扫得一尘不染。

     “慕容,不要气我,其实我自然是看得了妈对你的态度,可是真的是很久没见你了,都没有人和我说说知心话,怕你这一走,又不知要多久见面了。”

     莫官昕倒是一脸的无奈,刚坐定便看着苏慕容轻柔的说了起来。

     苏慕容轻摇了摇头,她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自然不会将对何淑芳的意见转移到面前的少女身上。

     “官昕,我懂的,只是阳儿和月儿在家里,我忙了一天还没有回去看过他们,心里挂记着。”

     “哦,也是。”莫官昕点了点头,了然的说着。

     “慕容,那你陪我说会儿话就回去吧。”

     苏慕容点了点头,反正已经上来,也不能立刻起身离开,更何况她得等楼下那个老女人回房再说,不想再见到她冷面相对。

     因为刚才上楼时,何淑的咖啡刚刚冲好,看她那架势,没有个一刻钟是喝不完的。

     “说吧,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

     现在自己的境况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听听好消息让神经大条一下也不错,于是她便眨着大大眼睛笑了起来。

     “莫萧给我邮来了一条围巾。”莫官昕也不卖关子,脱口而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苏慕容的额头不觉三道黑线。

     这个傻丫头,现在还没有对莫萧死心呢,后者都去国外发展多年,她竟然还在这里痴情着,也真是不容易。

     “真的,他终于有所行动了。”

     虽然心里是无语,但不想影响了对方的好心情,便附和着说道。

     “慕容,其实我知道他是不喜欢我的,只不过是心里一直放不下罢了。”莫官昕的话却是出乎苏慕容的意料,竟然突然变得冷静而理智。

     “官昕……”

     可怜的痴情女,苏慕容握着她的手,没想到自己的话还是影响到了她的情绪,眼露歉意的柔声说道:“还好,现在终于苦尽甘来了,不是吗?”

     “其实……”莫官昕脸突然微红,羞涩的说道:“是圣诞节的礼物,莫家每人都有一份。”

     “……”

     苏慕容顿时语塞。

     看来她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楚,还是在自欺欺人。

     这就是大家小姐的凄凉。

     看似天天和一群小姐们玩啊闹啊,开心得不得了,像这样的小心思却没有人能够说,却唯独对自己一个被莫家赶出去的人能够袒露心声。

     又说了一会儿话,其实都是莫官昕在说,而苏慕容在听,因为她知道,前者拉着自己留下来,只不过是想找个好的听众,将心里蓄积很久的话倒一些出来,免得装太多心太累。

     果然,等苏慕容再次下楼时,何淑芳已经不在客厅,她缓步走出别墅,向着自己的轿车走去。

     港城的冬天并不算冷,无风的夜空繁星璀璨,可是她此时的心情却是阴云密布。

     何淑芳敢做不敢当,自己连谈条件的机会都没有,难道就这样任由前者对付苏氏,让自己苦心经营这几年终于有了起色的公司再次在风雨中摇曳吗?

     “你怎么会在这儿?”正在她走神时,莫释北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

     安静的四周,虽然他的声音不高,但还是吓得苏慕容一个激灵。

     微蹙了蹙眉头,这才冷漠回头。

     “怎么,虽然我不是莫家的人了,但是这里也没有说不允许我进来吧?”

     因为何淑芳,她想到了苏氏不堪设想的结局,现在他的出现,无疑是让看似平静其实心里早已开始抓狂的她恨得牙痒痒。

     “不可理喻的女人,我又没惹你,为什么要冲我发脾气?”莫释北双眉倒立,眼睛阴鸷的看着她。

     本来是出于关心才过来问一下,没想到却是多此一举,反倒被她有了奚落自己的机会。

     “莫大少爷,你想多了,我可不敢和你们家的人闹脾气。”苏慕容不悄的冷哼一声,已经转过了身子准备坐进轿车里。

     她知道莫家的家大业大势大,现在是惹不起也躲不起了,这样燃眉的时候是真的心里苦闷至极,根本没有心思和他在这里斗嘴皮了。

     “苏慕容。”莫释北看到她的态度,越发钢牙咬得咯咯响,几步跨到了她的身旁,一下将她夹在了自己与轿车之间。

     “怎么,莫大少爷有什么吩咐吗?”苏慕容想用力的将他推开,可是无济于是,但也不生气,反而扬起了满是媚惑的眼眸看向他。。

     “莫家人是莫家人,我是我,难道在你眼里,我和他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夜很朦胧,借着昏暗的灯光,苏慕容清秀的脸庞是魅惑至极,莫释北的身体紧挨着她,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她真的是一个妖孽,一个眼神就能完全的撩动自己内心的**。

     他看着她,在用力的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欲火。

     他不能让她认为自己完全是一个靠xiati生存的动物,他要她明白,为了她,他的忍耐一直在无限制的放大。

     “有或是没有,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苏慕容放弃了抵抗,可是头却固执的别到一边不看他。

     她知道他最讨厌别人对自己的无视,说到底还是有一定的虚荣心在作怪,所以她在尽量的避开他的双眼,好似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想多看他几眼。

     “如果……”你再次回到我身边,抛开苏氏,我可以帮你。

     莫释北咬了咬牙,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柔弱的腰肢被他挤在自己和轿车之间,沁人心脾的浑然天成的体香让他再次心辕意马。

     “如果什么?”苏慕容问着,可是她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并不关心如果后面的话。

     “天色已晚,早些回去吧,阳儿和月儿一定想妈了。”莫释北用一只手轻缓的抬起她的面颊,端详很久,竟然主动的退后了两步,给苏慕容让出了空间上车。

     他是死心了吗?一定是死心了。

     苏慕容毫不犹豫的坐进了一直希望坐的位置,心里却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下车,寻求莫释北的帮忙,现在只有他能帮你了。

     两个人都希望彼此先低头,可是轿车都向着别墅群的主门驶去,却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说软话,最后还是各自坚持着自己的心思,苏慕容发动车子向大门驶去。

     “苏小姐,莫老有请。”

     轿车刚驶到大门口,负责当时站岗的安保恭敬的点了头,传达着最新的一家之主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