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之鬼医毒妾 > 第92章 雨眠郡主之计
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 !

    说时,女子再加了一句:“如果本宫没记错的话,我们并未见过面。”话罢,示意人给慕轻歌和容珏赐座。

     容珏容色淡淡的坐下,眸子瞟了慕轻歌一眼。

     慕轻歌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坐下来才沉静道:“轻歌愚钝,只觉娘娘容颜和五殿下惊采绝艳之容有七分相似,便斗胆唤娘娘为淑妃,如有过错,请娘娘责罚。”

     因为她擅自带容颖上狼牙山,容颖才受了重伤。身为伤者的母亲,就算是再宽容的人,心里也会有计较。

     按道理,在这种情况下,聪明的人都会先寒暄一番,待气氛热烈时再提自己过错之事,使问题能被淡化。

     然而,慕轻歌一口开却直接将自己往枪口撞去!

     宫殿里有些人听到慕轻歌开口说到五殿下三个字的时候,冷笑了一番,觉得她完全就是在直接找死!

     然而,慕轻歌一句话下来,那些冷笑的人脸色僵了僵。

     众人不料一个三品官女,竟然也有如此沉稳的气度和口才,区区一句话,看似寻常,却让人找不出半丝错处,赞美了容颖的同时,连淑妃也赞了去。

     原本众人还期待着淑妃对慕轻歌发难的,然而常言道伸手不打笑面人,慕轻歌这一番话下来,估计无论是谁也不好做得太过。

     淑妃不知道是被慕轻歌赞美得心情颇好,还是本来就没多少怒气,美目笑意盈盈的看了一眼容珏,“不愧是四殿下的王妃,眼光果然过人。”

     “娘娘过奖了。”

     雨眠郡主是等着看淑妃对慕轻歌发难的人,怎么都想不到会发展到这一步,脸儿不着痕迹的沉了沉。

     她坐在淑妃娘娘较近的位置,脸色一转,撒娇的对淑妃道:“淑妃表姑,昨儿五殿下跟侄女说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烦闷,想听纸戏。昨晚侄女特意让府里的纸戏先生按着五殿下现在所学文书的桥段排演了一番,让他进来给五殿下解解闷。”

     慕轻歌一听,眸光暗暗流转。

     这个雨眠郡主和淑妃竟然有这等关系在?

     “淑妃姐姐,雨眠郡主倒是真有心。”另外一个年约三十的女子笑嗔了一眼淑妃,“五殿下已经十一,皇上正对殿下功课看得紧,而根据御医说殿下起码要半个多月或者一个月才能好,如此长的时间里功课难免会落下,雨眠郡主这法子不但能替五殿下解闷,还能让殿下学知识,真是一个好法子。”

     慕轻歌眼睫毛颤动几下,看来这个雨眠郡主是有心想要将话题往容颖身上转去啊!

     “雨眠素来乖巧有心。”淑妃柔声道。

     “这是雨眠应该的。”雨眠郡主不敢居功,“淑妃表姑,可否现在去让纸戏先生进去给五殿下解闷?”

     “还是迟一些吧。”淑妃轻叹了一声,心疼的道:“颖儿昨晚大半夜的喊胸口疼,疼得在床上打滚,一直都睡不着,知道天微微亮才睡过去。”

     众人纷纷关心的问:“不是让御医医治了么,为何还疼得如此厉害?”

     “伤口太深了。”淑妃怜惜儿子,说时眼圈微红,“十指连心,常人弄破了手指尚且痛不能忍,更何况是被戳破了心尖?”

     这话一出,淑妃看向慕轻歌的目光也变了变。

     慕轻歌容色泰然,并没有因为淑妃的目光而变色。

     雨眠郡主今天好像是特意针对慕轻歌的,低垂的眼眸冷了一下,脸上温柔疼惜的应着淑妃的话:“可不是,雨眠昨儿见五殿下那脸色苍白的样儿,真真是……”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宫殿的一个侧殿匆匆忙忙的跑过来两个挽着两角鬓,宫娥装束的女子。

     淑妃一见这两个宫娥,也顾不得雨眠郡主在说话了,脸色有些紧张,“你们二人如此慌张作甚?”

     两位宫娥齐齐跪下,“回娘娘,五殿下醒来了……”

     “颖儿醒了啊。”淑妃松了一口气,却也开口轻声呵斥二人:“殿下醒来是好事,为何如此慌张?可是殿下心口又疼了?”

     “殿下精神比昨儿好了甚多。”两宫娥伏地报告道:“只是,殿下说……”

     “殿下说了什么?”

     两宫娥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一侧的偏殿传来了少年的声音:“母妃!”

     “大呼小叫的!”淑妃嗔怪了儿子一句,然后朝众人一笑,歉然道:“颖儿这孩子不懂什么分寸,希望给大家莫要见怪。”

     淑妃这话虽然是在嗔怪儿子,但是在场的人无论是谁都看得出,因为容颖活力十足的唤声,她脸上总算浮现了真正的笑意。

     “五殿下吉人天相,看来身子应该很快便能好了。”

     那些宫妃模样的人,宫中地位或许比淑妃地,有意讨好她,专挑了些好话说,淑妃心情大好,笑道:“大家有心了,一大早的过来看颖儿,既然颖儿醒来了,大家也随本宫进去看看颖儿吧。”

     “是。”众人纷纷应道。

     淑妃温婉的颔首,正要转身进侧殿,雨眠郡主撒娇的挽住淑妃的胳臂,道:“淑妃姑姑,这里所有人都可以进去看五殿下,恐怕有一人不方便进去啊。”

     众人都不傻,都心知肚明雨眠郡主指的是谁。

     淑妃自然也知,眸心一转,微微蹙眉,道:“雨眠这话怎么说?你认为谁不方便进去?”

     雨眠郡主没直接指名道姓的说谁,只是目露担忧的道:“五殿下出事之后,雨眠心里甚为担忧,便亲自去千暮山的寒山寺给五殿下占了一卦,结果……”

     结果她和容颖命中相克,容颖靠近她便有生命危险?慕轻歌听着,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如此想道。

     淑妃甚是担忧,忙问:“结果如何?”

     “结果……”雨眠郡主暗暗睨了慕轻歌一眼,捏着手绢,面上迟疑的道:“这个,雨眠不好说……”

     慕轻歌挑眉,她真的想不到这雨眠郡主竟然如此挺装,还挺有手段的,她前些天还真的对她看走眼了。

     “有何不好说的!”淑妃温婉的脸色一凛,“颖儿身子本来就不好,被伤一次已然根基大动,可不能有下次!你有什么想说的便说!有什么本宫担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