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之鬼医毒妾 > 第401章 刺杀目标
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 !

    “即使是再严密再保守的买卖,只要肯花心力也能探出一点东西来的吧?”华老不相信这个网世行有不透风的墙。

     “话虽然是这样说。”端木流月桃花眼带着认真的道:“但是第二世家却不一样,如果被第二世家的人知晓有人想探他们的秘密,他们是更不会手下留情的。”

     “对名动天下的珏王爷也不例外?”

     “不会例外。”端木流月结交广泛,对江湖之事也略有耳闻,“第二世家神秘莫测,除了自己人,就只认定买主和猎物,即使是皇帝来了,也不会给一分情面!”

     华老几十年都在边疆,对江湖之事不太清楚,闻言不禁有些讶异:“第二世家当真如此厉害,竟然连朝廷都不怕?”

     “江湖之人只讲究江湖规矩,和朝廷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华老老眉微微拧起,“照这么说来,第二世家的忠诚度应该很高,这一次杀人不成,定然会卷土重来,知道将人杀了为止了?”

     “没错。”

     华老忧心忡忡,“你们可知他们刺杀的目标是谁么?”

     华老这话一出,容珏皇甫凌天还有端木流月慕轻歌几人对望了一眼,容珏淡淡道:“我认为是歌儿。”

     皇甫凌天和端木流月颔首,“恰好,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慕轻歌有些不明白,“怎么会是我?”

     在她看来,容珏,皇甫凌天,端木流月还有姬子琰,这四人其中一个的可能性都比她大啊!

     容珏富可敌国,惊才艳绝,是皇权的竞争者,政商两方敌人无数。

     皇甫凌天手握重权,他的存在严重威胁到了皇权,也得罪了无数他国皇权悍将。

     而端木流月看似风流不羁,实则有一点像一只狐狸,学识渊博,所知甚广,和容珏皇甫凌天是好友。

     而姬子琰是前皇后和爵彦男子之子,他到来天启,他的存在对皇家来说是一个耻辱。

     而她……她才来这个世上多久啊,认识的人也不多,要说得罪人,她也就只得罪了蒹葭公主和太后两个厉害人物而已!

     蒹葭公主和太后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会买通江湖暗杀组织来解决问题的人,如果早已买通了人,又何必亲自出马来陷害她?

     “事实上真的是你。”容珏看向她,温声为她解释,“你或许没有发现,那些刺客一开始就直接掀我们的马车,然后我们分开对打的时候,那些此刻也想方设法的想摆脱我们对你出手。”

     皇甫凌天冷淡的道:“我也有发现这一点。”所以,当时他才会建议慕轻歌将姬子琰交给他抱着。

     (⊙o⊙)…

     慕轻歌手肘支在桌面上撑着下巴,一手挠着头顶,有些苦恼的拧眉,“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如此大费周章,请来第二世家的人来杀我啊!”

     说罢,她看向他们,“你们心里又人选么?”

     端木流月惘然摆手,“没。”

     容珏和皇甫凌天双双不言,明显也是没有一点头绪。

     端木流月叹了一口气,看向容珏迟疑的开口:“活阎王,将离……也探不出消息么?”

     “没。”

     “这会儿看来是真的难办了,小歌儿日后的处境可很危险啊。”端木流月夸张的对容珏挤眉弄眼,“活阎王,你是时候发挥浑身解数保护好小歌儿了!”

     容珏并不理他,慕轻歌凝眸沉思,须臾后,道:“你们说,想杀我的人和陷害然然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伙人?”

     “不排除这个可能。”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慕容书彦适时开口,“书彦这两天都在暗中调查那一天在驿馆发生的事,谈到一些消息说然然事忽然之间就杀进来,直奔赤苍莽的房间的。”

     “直奔赤苍莽的房间?”慕轻歌眼睛一亮,“驿馆也算大的,能直奔驿馆刺杀赤苍莽,对方应该对驿馆很熟悉。会不会主谋就是里面的人?”

     “很有可能。”慕容书彦颔首。

     “书彦,你方便派人手看住驿馆里面的人么?”容珏问慕容书彦道。

     “这要看对象。”慕容书彦为人谨慎,“北陵大王子这等人物,我这边恐怕很难有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活动。”

     华老老眼微眯,“要不老头子我派几个人过去?”

     “不如派我的人吧。”容珏对慕容书彦道:“我派几个人负责盯着蒯烈风三兄妹,其余的……”

     “还有赤天骄!”慕轻歌见容珏忽略了赤天骄,连忙补充道:“黑心鬼,赤天骄你也负责吧,派的人一定也要厉害的,各方面不能比将离差。”

     “赤天骄?”皇甫凌天冷眸微眯,“你怎么会想要留意她?”

     慕轻歌耸耸肩,直言:“直觉。”

     端木流月仰头放声大笑,“哈哈哈,小歌儿,本世子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两个字!”

     慕轻歌懒得理他,伸手抓着容珏的袖子晃啊晃的,可怜巴巴的道:“我是很认真的,信我一次可好?”

     “我没说不信你。”容珏无奈的道:“只是赤天骄我昨天就已经让将离派人去跟着了。”

     “原来这样啊。”慕轻歌顿时松了一口气,对容珏笑眯了眼。方才容珏没有说赤天骄,她还以为他将她昨天说的话当做耳边风呢!

     “第二世家那边也要注意一些才好。”华老道:“虽然我们不能从第二世家口中探到什么,但是盯着他们的人,一有个风吹草动我们也能及时解决,而不是被动的他们杀到我们跟前我们再来对抗。”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

     容珏颔首,“嗯,我会的。”

     事情谈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容珏和端木流月聊了一些细节,让他去打探一些东西,慕轻歌则走过去,对皇甫凌天道:“表兄,你的腿,我们今天就开始医治可好?”

     皇甫凌天是很多人的心头大患,欲除之而后快。

     趁着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知晓她懂医术,其他人的防备心降低之际,还是早些动手医治为好。

     皇甫凌天在接到容珏的信,让他今儿过来华王府就隐隐约约猜到跟医治腿有关了。

     虽然早已料到,他眼底还是闪过一丝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