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之鬼医毒妾 > 第409章 上门邀请
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 !

    容珏改而摸摸她的脑袋,不语。

     倒是柳叔管家等人笑了一下。

     慕轻歌拍拍容珏的手,然后继续转身蹲在皇甫凌天身侧,轻轻旋动毫针,告知皇甫凌天,“这针大概还要插上一会,这一次治疗才算结束。”

     “好。”皇甫凌天点点头。

     “表兄,你莫担心,这是第一次治疗,不可能第一次治疗便有感觉的。”慕轻歌知道皇甫凌天是很看重这一次治疗的,不由得安抚皇甫凌天道。

     “我知晓。”

     “以后每天我都会尽量多些替你疏通穴道,如果柳叔或者将离有空,也可以多替你揉揉。”慕轻歌道:“多按摩到底是有好处的。”

     被点名的几人都认真的颔首。

     慕轻歌也不是一个啰嗦的人,该说的都说了之后,检查了一番皇甫凌天的身体情况,给他其他的穴道扎了几针,在时间差不多之后,便收了针。

     慕轻歌一边收拾,一边对柳叔道:“我会根据表兄的情况给他开单子,所需的药材我已经准备好了的,到时候你亲自给他煎。”

     柳叔肃然起敬:“是。”

     “表兄,为了安全起见,你的每一顿药,在吃之前都必须让我检查过才行。”慕轻歌想了想,严肃的道:“如果我没检查过,无论如何,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喝知晓么?”

     皇甫凌天眯眸,“你是担心……”

     慕轻歌打断他,“小心驶得万年船。”

     “表兄,歌儿的话有道理。”容珏从慕轻歌要替皇甫凌天医治开始,第一次开口,“这一次事情真的非常关键,容不得有一丝差错。”

     “好。”

     慕轻歌让管家帮着收拾了一番东西,便和容珏管家离开了房间,将离和柳叔则伺候皇甫凌天离开,回去他住的房间伺候着。

     慕轻歌和容珏回了他们之前的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容珏问:“表兄的情况如何,乐观么?”

     “也就那样。”慕轻歌啄着茶道:“没有很好,也没有很坏,跟我预测的差不多。”

     “在预测的时间内能医治好?”

     “如无意外,可以。”慕轻歌肯定的道,不过,“西厢到底还是要增加一下戒备好。”

     容珏颔首,见她有几缕发丝垂落在脸庞,他伸手将之勾回她的耳后,“丫头,辛苦了。”

     “这才多大的事儿?”慕轻歌白他一眼,“至于辛苦么?”

     容珏唇角翘了一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不语。

     慕轻歌知道他是心疼她,笑眯眯的端了凳子,挨着他坐,仰起脖子在他好看的薄唇上亲了一下,“我真的不辛苦啦,能动动手也挺好的。”

     她已经很久未曾一直过棘手的病了。

     这个世上资源匮乏,一致起来其实并不顺手,不过问题倒也算不上很大。

     什么叫做能动动手也挺好的,容珏为她安慰的胡话哭笑不得,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没完却响起了敲门声。

     容珏不悦两人的相处时光被人打扰,薄唇一掀:“说。”

     是春寒。

     她听到容珏冷冰冰的声音,身子一抖,忙恭敬的道:“王爷,有人前来找夫人。”

     找她?

     和她关系好的就华懿然一人,但是她现在应该还在府上疗伤,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慕轻歌拧眉,问:“谁找我?”

     “有两人。”春寒道:“一个自称是啻刖国的天骄公主,一个是左丞相府的千金秦小姐。”

     她们?

     想起这两天的事情,慕轻歌眉头拧得更紧了。

     当初赤天骄说想和她做朋友,想要找她玩,看来不只是所说而已啊。

     “她们什么时候来的?”

     “就方才。”

     慕轻歌看向容珏,“你说我应该去见她们么?”

     容珏容色淡淡:“见见倒也无碍。”

     慕轻歌想了一下,终于还是见秦子清和赤天骄了。

     她是亲自出府门口去见两人的。

     那个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天空的白雪纷纷扬扬的下着,慕轻歌出去到府门口的时候,看到两人并没有带贴身伺候的人,各自成了一把素雅的油纸伞,在寒风中等着她。

     两人身上都披了精致名贵的貂裘斗篷的帽子戴在头上,挡去了一些寒风,但是两人露出来的肌肤还是被寒风毫不留情的刮得通红。

     两人都是美人,两人娉娉婷婷的站在寒风中,看上去就是一道美好的风景线,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不多,却聚了不少人顿足将两人看着,眼底都有些惊叹。

     两人恍若未觉,安静的等待着。

     看到慕轻歌出来,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赤天骄更是当即跑了上来,有礼的脱掉毛茸茸的斗篷帽子才笑着跟慕轻歌说话:“歌儿,你来啦?”

     “嗯。”慕轻歌认真的道:“抱歉,久等了。”

     “也没有等很久啦。”赤天骄笑眯眯的上前,亲昵的抱着慕轻歌的手臂,转头对秦子清道:“是吧子清?”

     “嗯。”秦子清伸手动作却柔和的脱下帽子,脸上友好的笑足以倾国倾城,“我们冒昧前来,希望珏王妃不介意才是。”

     “秦小姐客气了。”慕轻歌笑了一下,眼睛不动声色的扫视着两人,再看看两人身后,有些好奇的道:“怎么不见你们的马车?”

     “有马车哪有乐趣啊!”赤天骄道:“今天可是你们天启一年一度的灯火节,自己走着玩才好,有马车反倒是麻烦。”

     “灯火节?”慕轻歌扬眉,她怎么不曾听人说起过?

     “咦?歌儿你不知晓么?”赤天骄有些讶异:“这个灯火节对你们天启还挺重要的,皇城里这一天尤为热闹,连我都听说过,你竟然不知晓?”

     “我忘了。”慕轻歌脑子快速的转动着,脸上找不到丝毫慌乱,“以前我看不见,灯火节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也未曾记挂过。”

     “原来这样啊。”赤天骄脸上有些歉意,“抱歉,我竟然忘了这一点。”

     “无碍,都已经过去了。”

     “其实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想找珏王妃和我们一起去参加灯火节的。”秦子清笑着道:“不知珏王妃可否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