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之鬼医毒妾 > 第609章 局势不稳
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 !

    “算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容珏道。

     “怎么说?”能让容珏这样说的,一定有着过人之处,“他是太后这边的人物还是秦右相的?”

     “可以说谁也不是,但又可以说两者都是。”容珏道:“他同时徘徊在太后和秦右相两边,却可以做到独善其身。”

     “如此看来,的确厉害。”慕轻歌若有所思,“不过,如果想要好好发展,无论如何都需要攀附一个靠山的,他这样做到底为何?”

     “靠山?”容珏眸子一闪,“你觉得在天启,在即将打来的**时候,谁会是最可靠的靠山?”

     慕轻歌一愣,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呢。

     天启皇帝虽然正值壮年,身子看起来甚好,但是,各位王子也到了最喜权欲的年纪,即使他们之间不会有意展开对那个位置的争夺,也会有各派的人逼着他们展开争夺战。

     还有那个预言。

     预言真假不得而知,但是,那个预言却能牵动着所有人的心,不知多少人蠢蠢欲动!

     所以,现在对天启看似平静,其实已经有人开始蠢蠢欲动。

     蠢蠢欲动的时期又是最迷惘的时期,很多人都怕站错队,因为,有时候一个选择,或许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又或者是万劫不复!

     所以,最好是按捺不动,潜伏力量随机应变!

     无疑,东方严的做法是非常聪明的。

     慕轻歌心思百转,正要问容珏一些问题,管家就领着人端膳食过来给容珏了。

     慕轻歌让人将吃的端进来,管家看到慕轻歌,暗暗瞟了一眼容珏后小心翼翼的道:“夫人,皿老想找您谈一些事,不知有空否?”

     “怎么这个时候找夫人?”容珏皱眉,慕轻歌才刚有空陪他一会,又被人叫走,他自然高兴不起来。

     明显感觉到了容珏脸色阴沉下来,管家低眉垂眼的不敢吭声,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你别生气嘛!”慕轻歌捏住他的袖子撒娇,暗暗挥手让管家先离开,笑眯眯的道:“应该是药物房的事,用不了多少时间的,我去去就回。”

     容珏抿唇,不语。

     慕轻歌有些没辙,就差举手发誓了,“你用完膳之前我一定回来!真的!”

     容珏叹了一口气,摸摸她讨好的脸蛋,总算是点了点头,“记住你自己的话。”

     “嗯!”慕轻歌重重点头,笑眯眯的忙走了。

     慕轻歌猜得没错,皿老找她,果真是关于药物房的事。

     药物房的事,原本是管家帮忙暗中打理着的,因为出了小屁孩这一件事,管家没空,再加上之前的医药用具他交代的人打造得非常好,他也算是参与了,慕轻歌想了想就暂且交给了皿老处理。

     两人还是在兵器室见的面。

     皿老看到慕轻歌便忙道:“夫人,您来了?”

     “嗯。”慕轻歌应着,问:“可是药物房出什么事了?”

     “是的。”皿老道:“不知为何,医药房那边,最近总有一些不知名的人在四周闲逛。”

     “闲逛?”慕轻歌若有所思,“那个地方算偏僻了,又不是景色美好之地,一直都是人烟罕至的,怎么会忽然多了些人去闲逛了?是意外还是有人有心为之?”

     “还在派人彻查。”

     “嗯,”慕轻歌问:“皿老,您找我就是因为这件事?”

     “这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件。”皿老脸有忐忑的道:“药物不知已经开始炼制了么,但是,那些医药者却忽然大半数说不干了。”

     “不干了?”慕轻歌拧眉,“可知为何?”

     “他们说不明白为何要将药炼成一颗颗的,而且数量如此巨大,还有很多方子他们都觉得有问题,一些救命药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毒药,人人要都要看药物调配的方子……”

     慕轻歌揉揉额角,“之前不是让管家和他们说,他们只需要好好调配药物就行了么,方子的事他们不必理会。”那些方子,很多都是上辈子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宝藏,她不能这么快公诸于众。

     如此一来,很容易改变历史。

     她制造出来,是给有她自己特殊的用途的。药可以给别人用,但是方子绝对不能随便给人看。

     这是她的原则。

     “那那些医药者……”

     “如果他们不乐意,就让他们走。”

     慕轻歌的干脆让皿老愣了一下,“但是夫人,这些医药者可是天启几乎最好的医药者了……”

     “他们想走,我们也留不住不是么?”慕轻歌不以为然,更加不会勉强他们,而且,她倒没觉得那些人当真只是因为心里有疑虑才要求离开,或许他们只是借此看药方而已。

     “皿老,你明儿亲自去问一番,他们如果真的想走就走,想留就让他们留下来,走多少我们就重新找多少人回来补空缺。”

     “好的。”皿老也不多问,“老奴一定办好。”

     慕轻歌点头,正想走,忽然转头吩咐道:“帮我查一查那些医药者,看看他们最近的动态,是不是接触了什么人。”

     “夫人您是觉得这件事……”

     “我只是猜测而已,还不能确定。”慕轻歌打断皿老的话,拍拍他肩膀笑道:“这件事明儿办也不迟,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莫要累着了。”

     “好的。”皿老笑,“夫人慢走。”

     慕轻歌和皿老也没有聊很久,不过,来来回回到底需要时间,她回去到房间的时候,恰好看到管家带着人将一些残羹冷炙端出去。

     “王爷吃好了?”看来她回来得正是时候啊!

     “是的。”管家心有惴惴,忙道:“天色不早了,夫人您和王爷好好歇一歇,老奴等先下去了。”

     话罢,夹着尾巴匆匆忙忙的走了,仿佛后面有追兵似的。

     慕轻歌眨眨眼,不明所以,转身毁了房间。

     锁上门,转身却看到容珏冷着脸坐在桌边,看到她回来只瞟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去了。

     慕轻歌只觉得头皮发麻,得,原来是生她的气呢!

     慕轻歌有些莫名,笑嘻嘻的走过去,“王爷,你在气什么,管家都给你吓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