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之鬼医毒妾 > 第795章他们可以重新开始
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 !

    沐浴完毕,一边擦头发,她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她这才想起这么晚了,自己还没有吃饭的时,还有,容珏好像说过要回来和她一起吃饭的……

     她这个想法刚落下,门就被人推开了,她转身一看,才发现是容珏。

     容珏进来,见她身上衣袍穿得松垮垮的,带着没拉好,盘扣也没盘好,发丝半干未干披散在身后,露出来的脸蛋粉红一片,修长的颈子白嫩细致。

     整体慵懒又清雅,是他以前最熟悉的模样。

     以前她就不喜欢衣袍上的带子扣子,总是嫌麻烦,沐浴完就不爱弄这些,他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听医首大人说,你有晕倒了。”

     “嗯。”

     他进来之后,慕轻歌神经就开始有些紧绷,想起自己现在衣衫不整的,一阵尴尬,连忙伸手去弄好自己的衣袍。

     弄好之后,她回头看他,就见容珏坐在桌边斟茶浅呷,动作矜贵优雅,气质绝佳,身上那一股贵气展露无遗。

     “莫要站着了,过来坐吧。”

     容珏招手让慕轻歌过去,同时给她倒了一杯茶:“天色不早了,你应该饿了吧?膳食已经做好了,二管家一会就让人端来了。”

     “好。”

     想到吃的,慕轻歌还是过去坐了下来,不过还是有些不自在,她想起这个房间好像是原主与容珏的,她心肝儿一阵跳,该不会晚上她要和容珏一起睡一张床吧?

     “别担心,我去西厢睡。”

     仿佛一眼看出慕轻歌心中所想,容珏温声道:“在你记忆没有恢复之前,我都睡那边可好?”他刚回府就知道她再次晕倒的事情了,找医首大人了解一下,他才知晓现在不能刺激她。

     她在身边,他却只能看不能碰,说不难受是假的。

     只是,来日方长。

     即便她一辈子记不起他,他也能和她重新开始!

     她一辈子,都会是他的!

     “好,谢谢。”鸠占鹊巢,慕轻歌其实有些不好意思,“然然他们跟我们一起吃么?”

     容珏凝视着她的小脸,“荇儿是小孩,饿得早,他们方才就在自己的房间吃了。”

     “哦,原来这样啊。”

     慕轻歌话落,二管家便带着人将膳食端来了,菜式很多,将房间内的一张桌子堆得满满的,慕轻歌看着一个个几乎全是她喜欢的菜,看到容珏那种紧张感和压迫感顿时减轻了很多,就只顾着吃了。

     容珏看得冷清的唇瓣微扬,给她夹了一块木桶鸡腿。

     慕轻歌一看,是她最喜欢的鸡腿部位,“谢谢。”

     她吃完一块鸡腿,又一块鱼肚夹到碗里,她不觉得反感,低头夹着吃了。于是,她每吃一块之前,碗里就会有一块肉出现,慕轻歌原本想让他自己吃的,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了,他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不过,容珏显然没有慕轻歌饿,在她吃饱之前,他就率先放下来碗,倒一杯茶,时而呷茶,时而给她夹菜。

     待她吃完之后,已经过了三刻钟了。

     这一顿慕轻歌吃得很饱,最后腆着肚子坐在椅子上打饱嗝,“吃撑了。”

     “今天你睡得多,估计一会也睡不着,不如我们出去散散步?”容珏睨着她摸肚子的熟悉动作,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伸手给她倒一杯茶建议道。

     慕轻歌忙道:“不用了,你不用理会我,去忙你自己的事吧啊。”

     容珏将茶端给她,浅浅呷茶不语。

     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两人均呷茶不语。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在房间内,喝了一杯杯茶,直到第三杯的时候,容珏才站了起来,盯着她的脸道:“我去西厢处理一下事情,你一会出去消消食,有事可以找管家,也可以找我。”

     “哦,好的。”

     容珏盯着她的眸子动了两下,最后终是忍下碰触她的冲动,转身离开。

     于是,自从这一天开始,容珏再也没有伸手去碰过慕轻歌半分,不过,他每天都会出现几次,早中午用膳的时候是必定会和她一起的。

     还有偶尔她出去散步的时候也会碰到他,而他总是很忙,无论是什么时候,总是呆了一会,将离就有要事找他。

     他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这些天,陪伴慕轻歌最多的是华懿然,两人迅速的熟悉了起来。

     或许因为医首大人的话,无论是容珏还是她,都不敢跟她提太多原主之前的事情,慕轻歌心情放松了下来的同时,头疼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这天,慕轻歌在用完晚膳,借着月色在外面和华懿然散步,走了没多久,荇儿就跑到一边野去了,华懿然没办法只好紧跟着她。

     慕轻歌也笑吟吟的跟上,“荇儿性子像你。”回到珏王府之后,慕轻歌已经见过了慕容书彦,端木流月和皇甫凌天。

     “我更希望他像病秧子。”华懿然头疼得厉害,“这样我起码能多活几年命,那病秧子小时候跟你家活阎王很像,一声不吭的。”

     慕轻歌眸子一转,“你们从小一起长大?”

     “是啊。”

     华懿然撇撇嘴,“不过,要说起来,从小我最怕的就是你家活阎王,他不鸣则已,一鸣就有人要遭殃,病秧子倒没那么多坏心眼。”

     慕轻歌听笑了,看着这儿摸摸哪儿跳跳的荇儿,忽然想姬子琰和容湛想得厉害,心头一阵阵空虚一阵阵不舍,忍不住道:“湛儿性格好像和王爷不像。”

     “像你?”华懿然知道慕轻歌在爵彦和湛儿见过面。

     慕轻歌垂眸摇头,“不记得了。”其实是跟她上辈子小时候有点像,也不知道原主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是不是跟她一样?

     “也对,你都失忆了,怎么还会记得小时候的事?”华懿然拍一下自己脑袋,觉得自己越来越笨了。

     慕轻歌但笑不语,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两人抬头一看,赫然是容珏,华懿然一见是他,笑了一下,借口找儿子一下溜了。

     慕轻歌看着,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每次容珏来华懿然都会找理由溜,摆明就是想给她和容珏单独聊天的机会。

     这些天下来,慕轻歌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