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之鬼医毒妾 > 第838章 我比珏儿更早认识你
最快更新扶摇之鬼医毒妾 !

    听到这个声音,慕轻歌一怔,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寻声回头一看,果真看到了一个英俊挺拔的男子。

     “皇叔?”

     “是。”

     容擎之一喜蓝白相间的衣袍,衣袍上绣着淡雅的纹理,手中摇着一个扇子,十年如一年的儒雅风流。

     他上前几步,隔着几级阶梯看着慕轻歌,唇边噙着一抹笑:“居然真的是你,下午看着你进来,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我确实是下午的时候进客栈的。”这样站着聊天也不是个事儿,慕轻歌手一伸,对容擎之道:“一段时间没见了,我们坐下来聊聊?”

     “你愿意跟我聊,我自然是乐意的。”

     慕轻歌一怔。

     她观察容擎之的容色,见他风度依旧,就是眼中还是隐隐多了一抹化不开的轻愁。

     他确实没有过去那般肆意风流了。

     两人坐了下来,叫了两个小菜和一壶茶之后,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其实并不是无话可说,只是彼此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容擎之先开的口,“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在天启么?”

     慕轻歌也放松了下来,笑一下道:“我确实是秘密来爵彦的。”

     “我之前知道你们将湛儿送来了爵彦,也猜到你们会来爵彦将他接回去的了,但我以为战事结束你们就应该过来接了,没想到现在你还在爵彦。”

     “皇叔猜得没错,我确实战事结束就过来了,但因为有些事逗留到现在。”

     慕轻歌没有具体说什么事,容擎之便知道她不方便说,他自然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战事我没帮上什么,我是个失职的皇家人,辛苦你们了。”

     “皇叔不必这么说。”

     容擎之心中的苦楚也不少,再加上慕轻歌也没什么立场去责怪容擎之什么,她看着他还是忍不住问:“皇叔这些日子还好么?”

     “嗯。”

     容擎之闻言,笑容轻松了不少:“将母后带出来之后,我确实轻松了不少。”

     “那就好。”

     慕轻歌见他不像是说笑的,不过,他眼中的轻愁她也看得一清二楚,迟疑一下问:“太后……可还好?”

     容擎之叹气,“母后还是有些想不开。”

     慕轻歌猜测他的忧虑来自太后,听他这么一说,她倒是确认了。

     容擎之笑道:“你们至今还能真心的问一句她可好,母后却不然,她至今仍听不得丝毫你们的消息。”

     一听便发脾气。

     慕轻歌静默了片刻才开口:“太后也在爵彦?”

     容擎之摇摇头,“在天启,我自己半个月前想到处走走,才来的爵彦,不过我不能离开太久,还想着这两天就回去,没想到今天居然会遇到你。”

     “我也没想到。”

     其实,能看到容擎之慕轻歌心中也挺复杂的,但无论如何知道他过得还行,慕轻歌也挺高兴的。

     话到这里,忽然又沉默了起来。

     幸好小二端了小吃和点心过来,两人的气氛才不至于尴尬。

     两人喝了一杯茶,慕轻歌轻声道:“皇叔,无论如何,你也还是我们的皇叔,你其实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回去。而且,如果你回去的话,太后心中的气儿反而能减一些。”

     太后由始至终,都不过是想容擎之能在皇家有一个扎扎实实的位置,而容擎之就这么放弃了,并且带着她远离了,她如何能开心?

     “她做错了事是一定要受到惩罚的。”容擎之声音倒是很平淡,说完,他加了一句:“我也是一样。”

     很显然,后面那一句话,指的是他私心没将慕轻歌带回天启的六年。

     慕轻歌捏着手指好一会才道:“皇叔,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容擎之自嘲一笑,抿了一口茶,沉吟了片刻,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开口:“歌儿,你或许不知道,其实我比珏儿更早认识你。”

     “啊?”

     慕轻歌楞了一下,他这话突如其来的,慕轻歌根本没能反应过来。

     她认认真真的在脑子里梳理了一下她认识容珏和容擎之的经过,很清楚的记得,她是在和容珏成婚后一段时间,才在宫中第一次见到的容擎之。

     跟容擎之所说的比容珏更早认识她,有很大的出入。

     忽然,她眸子一转,莫非,他早就认识原主?

     这么一想,她眼皮跳了一下,也有些心虚。

     呵呵一笑,摸摸鼻尖尴尬道:“是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容擎之苦笑一下,“其实也不怪你不记得,因为当时你眼睛还看不见,你都未曾见过我,我也未曾正式向你自我介绍,你又如何知道我呢。”

     呃!

     听他这么一说,难道真的是认识的是原主?

     慕轻歌摸着杯沿,试探的问:“嗯……能大概说一下,我们认识的情况么?”

     “其实很简单。”

     容擎之笑道:“那天我跟母后吵一架之后,去喝酒了,然后在随便跳上了一家府邸的房顶随意休息,但是没想到会看到有人要把人活埋。”

     活埋?

     慕轻歌眼皮一跳,那不是她刚来这个世上发生的事情么?

     容擎之继续道:“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活埋,只觉得每家都有那么一点的腌臜事,也没打算管,直到看到你反抗,才知道的其实是活埋。”

     话吧,他睨她一眼,笑了:“我也完全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会如此精彩。”

     慕轻歌想起自己当初将人反活埋的事情确实有那么点刺激,她轻咳一声,摸摸鼻尖道:“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拽着我后领,将我从半空中扔到雪地里的人?”

     “对。”

     慕轻歌这么说,容擎之其实也有点尴尬,“当时我看完了全程觉得你挺好玩的,我没见过这么强韧的女子,我看那荒废的后院,再加上你眼睛看不见,我便猜你摸不回去,就……”

     就将人扔了回去。

     而且很粗鲁的扔了回去。

     还得来了一句骂声。

     当时他听了骂声,却忍不住笑了。

     当时抛去了烦恼,感受到了难得的畅快。

     慕轻歌笑了,道:“当时我也是懵的,不过你确实猜对了,我眼睛看不见确实走不回去,你虽然是将我扔在地下的,却真的也是帮忙了。”